一粒米若水

人生大事,何足挂齿

忙婚宴,忙过年,忙装修,这便是这两个月操心的事了。

大家都说,结婚是人生头等大事,必定要好好张罗。

以前总以为,事事我都能自己主张繁简。真正到了这人生大事,却是如此无可奈何。

这一两年,自己也参加了好几个好友的婚礼,虽都是甜蜜浪漫的,但心里也已经想好我自己的就不必弄得如此隆重繁杂了。

这一两年,母亲也有帮着几个亲戚去上门提亲,每每去完,就会跟我说起他们给了多少礼金,女方家不太满意,希望追加一些之类的八卦事,也能揣测到母亲的意思。

我的初衷,就是领证登记时有死党相伴,留个照片做个纪念,再去一个闲适的地方度个长假,顺便边玩边把婚纱照也拍,相约几个好友吃顿便饭,即可。

当然,也顺着初衷办了。

领证日子挑了老陈的生日,本来想挑在一起的那个日期,可惜正好是周末,想着相差三天,挑老陈生日也不错。领证当天,由于我的身份证刚好在换新中,过期证件无法登记,幸好遇到小学同学在婚检中心工作,帮忙协调了一下才顺利登记了。登记流程比我想象的随意很多,登记的办公室是520室,这个我倒是记住了。拍照纪念的小房也比想象中简陋,不过两个好友也帮我们拍了不少搞笑的照片和视频。

度假挑了云南,大学毕业那阵子本来做好了详细的攻略要去,结果至少要16天才能勉强把想去的地方玩遍,当时没有长的假期,只能搁置了。那就趁这次有长假去吧。可这次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做详细的攻略,而只是定了去的机票和前一两天住的民宿,其他的行程都是去到再随心情安排,随遇而安。

至于婚纱照,由于比较喜欢大理和香格里拉,所以想去这两个地方拍,可是咨询了好多当地影楼,光大理拍一天的收费已经远远超出预算了。由于之前参加姐妹的婚礼认识了一个挺实在又nice的广州摄影师,便想问问大理当地影楼水平如何以及如果让他们公司做会怎么收费,已经预想到异地摄影公司去肯定极其贵,所以都决定放弃找影楼拍。可是他竟然说起由于刚刚失恋准备坐绿皮火车去云南穷游,如果时间合拍得上,可以顺便帮我们拍,但是要我自己学化妆和买婚纱了。哇,能省那么大笔钱,还能如此自由地拍摄,简直是梦里都会笑醒。

本来没有预料到要去稻城亚丁,被摄影师诱惑了好几天就决定死都要去了。临时买些御寒衣物就出发,果然不虚此行。只是爬雪山不宜拍婚纱照,浪费了此等美景,是个遗憾呐。夏天再去一次补上。

以上这些事都满足地完成了。接下来的就半推半就了。

本来和父母说好了不摆酒席,他们也答应了。可是听到老陈父母坚持要办个流水席,外婆就坐不住了,就说怎么也要请亲戚吃顿饭当作是嫁出的仪式。母亲说顺顺外婆的心意吧,老人家老了就会变得很小气,会老是记挂在心的。

好吧,就亲戚吃个饭就从了吧。妈妈外婆都说要买些金戒指金手镯给我当嫁妆,我都一一拒绝了,买了我也不会戴,不要浪费。最后外婆说给我打张蚕丝被,这个比较实用,就答应了。

然后父母就说既然亲戚都请了,那就一并把同学朋友都请了吧,免得老是被说。由于酒席数有限定,于是就花了几天在安排位置,务必不能空置也不能超出。人员清单每天都变动,我说不请我自己的朋友同学了,母亲说总要请几个帮帮忙也好。父亲喝多酒就会乱打电话,好几次都骂他不在名单上就不要打电话了,结果还是多叫了好几个意料外的人,有点措手不及。

喜糖我都不想准备了,母亲说这样会落下闲言闲语的,可是我又不想随便买那些只能看不能吃的喜糖喜饼,一来贬低了自己的品味,二来每次喝喜酒看到宾客都是把里面的小红包拿走就丢下喜饼了,我是主人家看到也会很不开心呐。于是自己上网买了平日爱吃的巧克力和零食,挑了喜欢的纸盒,邀了几个好友连夜帮我包喜糖。本来不想包红包了,妈妈说宾客们在意回礼,于是我买了一堆小红包回来,但是里面我塞了福利彩票,这个好彩头比较有意思。后来父亲说有几个同学都中了小奖,挺开心的。

总的下来,我这边的婚宴没有任何迎亲的仪式,早上就是自己回老家拜了个祠堂,中午给外婆和亲舅舅们敬了个茶,下午自己简单化了个妆,婚纱都没穿,穿了条小红裙就去迎宾了,没有兄弟团姐妹团,本来伴郎伴娘都不要,母亲说找个同学和妹妹陪着站一会也好,全部宾客都分在不同的房间,没有主人家讲话切蛋糕和交杯酒这些礼节,大家吃得饱喝得痛快就行。没用红酒,而且用了我和老陈都喜欢的白葡萄,配海鲜更好。除了酒有富余外,其他所有准备的东西都用得刚刚好,没有多余的浪费。老陈给我设计了简约大方的电子请柬,也帮我弄了个豆瓣相册让亲友们在酒席开始前可以看婚纱照。即便从了摆酒席,也要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摆。

嫁妆就是外婆的那床蚕丝被,我也没有带去老陈家。去老陈家,也是自己坐高铁去,没有让父母舅舅他们开车送我过去,也没有让姐妹陪着,就自己拎把红雨伞就去了。

老陈家那边的流水席,我就没有任何干涉的理由了,他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老陈也是把能省的礼节都省了。他堂弟前阵子结婚时搞得很隆重,出尽风头,本想以过来人身份教教老陈,结果老陈这个不要那个不要,看着他堂弟都有些无奈。

没打算要婚车,就计划着打个滴滴,在滴滴车头贴个喜字就应付过去了,结果堂弟说肯定要啊,还要好几台,争执了好几次最后老陈就说一台就可以了。

知道我没有带娘家人来送嫁,亲戚们也是有点议论的,而且也没有人给我打伞了。老陈堂弟本来安排了一个堂妹来陪我住酒店和打伞的,我不想这样麻烦人家就拒绝了,我说自己打伞就可以了,堂弟哭笑不得说第一次见新娘自己打伞出门的。我也是没穿婚纱龙凤褂那些,依旧穿着我的小红裙,化了个简妆。

最不满意的就是要按风水先生算的时间进家门,算了个下午五点的时间,老陈反驳,算命先生就生气拍桌。老陈只好吃过中午饭就出去酒店陪我到下午五点才回去。进家门时,流水席已经吃了两轮了,跨了火盆就去陈氏宗祠拜祭,就结束了仪式。我有些生气就是这边都不用见新娘就吃完饭回家的嘛?是不是也太没意思了。

两边的酒席就这样结束啦。结婚这种人生大事,弄得风光无限烧钱铺张好像都是为了做给亲朋好友看的,看着是为了别人才大摆宴席的感觉。

于我而言,我只想平静地过渡,两个人执手相依即可。

说起礼金嫁妆什么的这些东西,其实我挺反感的,有什么好比较轻重的,好像就是为了嫁女而赚一笔的感觉,都是为了炫耀给别人看的。我觉得是莫须有的东西。我也很抗拒各种仪式的,就是一碰仪式,女方家就会开始流泪,很不舍女儿的嫁出,我自己也是眼浅的人,看见敬茶时母亲边说边哭,我自己都控制不住。我一直说不要敬茶这个仪式,外婆坚持要,只能从了。结果一敬茶就变成我害怕的不舍气氛。我只想结婚这个事能愉快些,不要带上任何的伤感,嫁女的不舍能越淡越好。我只是结婚,不是嫁走不回来的啊。

女人最好的嫁妆就是一颗体贴善良的心,男人最好的聘礼就是一生的疼爱与迁就。

便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