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米若水

为什么不能自己选择想走的路

哎呀呀,上周遇到一件事,让我好想写东西的,可惜电源线偏偏这个时候坏了,昨天才等到老陈给我买的新线,小黑复活啦!

趁今晚喝了一小杯青梅酒,就跑来写东西了。

表妹大梦去年7月刚刚大学毕业,去了深圳一间国企药厂工作,一个月后觉得无趣便辞了职,去了师姐介绍的一家做跨境电商的创业公司做经理助理。辞职是先斩后奏的,她爸妈知道后都被气得跳起来。

这股劲,真的和我蛮像的,可是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是被吓到,我想过她会辞职,但是未料到这么快。这勇气,我很欣赏。

我自己是个非常固执的人,一直都跟家里对着干的,不知道大梦是不是也受我影响,她爸妈(我舅舅舅母)老是说我教坏她,但是我很庆幸我教「坏」了她。

当然,可以料想到创业公司的工作肯定很辛苦,而且她什么都不懂都要学,于是加班是经常的。舅母知道大梦辞职后,马上就去了深圳,帮她搬家。在深圳的那几天,舅母体验了和英德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节奏,看到了大梦每天打仗似的工作,早出晚归,也感受到深圳的房租贵得摆在那儿的,当妈妈的肯定非常心疼女儿,所以她不想大梦过得那么「惨」。

于是一直说服大梦回来英德考公务员或人民银行。

大梦说让她在外闯三年,真的不行再回去也不迟,她想多看看世界。

我以为大梦可以就这样说服她爸妈,心里替她开心,终于能自己做回主了。

好景不长,12月就出了人民银行的招聘通告,大梦被她爸妈重重逼迫,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去报考了阳山人民银行,想着考笔试而已,考不过也就这样了呗。可是我也不懂大梦为啥起早贪黑去复习考试资料,怕太低分会丢脸吗?

12月底笔试成绩出来了,大梦居然通过笔试进入面试了。这时候的她应该心里非常矛盾吧,舅母打电话给她交待面试的事情时,她很犹豫很敷衍地回答着「嗯」。如果是我,如果真不想去这个单位,我一定不会屈服,连笔试都不会去考,面试就更加毫不犹豫地拒绝。可是,大梦却这样被无情地推着走。

和外婆舅舅他们吃饭时,他们都一致地表达着女生就是要考公务员或者进央企国企就是最安稳最舒适的,老是说我们年轻人不懂事,不了解现实社会,以后结婚生孩子就是家庭最重要,安稳最重要,到时候我们就不会想拼搏这些东西了。哎,都是用老一辈的传统思想去控制我们,按着他们的想法走就是最对的。

当年我大学毕业时,也是开家庭会议想说服我去考公务员,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服我,现在就来说服比较心软的妹妹啦。

关键是,我听到舅母说,由于大梦的羽毛球非常厉害,分行的领导都特别想要她,所以面试估计没啥问题了。心里就特别担心,这下大梦应该无法反抗了,不然舅舅舅母真的会疯掉,可是,如果真去了阳山,大梦的这辈子很有可能就毁掉了。

几次打听大梦的心思,她都没有明确地表示想要反抗的意思,问她假如真去了阳山如何规划未来的路,她只是弱弱地回了可能考个在职研究生吧。看来她真的做好去那的准备了。

不打算反抗了。

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把她救回来,她肯定也知道我的想法,我也知道她不想回来,可是也明白她的无奈,而我也不可能代表她去和舅舅舅母吵,我也陷入两难的境地。

可是,最后还是大梦自己做选择。

我很庆幸,虽然爸妈也想我回来老家做个公务员过个安稳的生活找个有钱的老公等等一堆的想法,但却从不强硬地干涉我所有的决定,因为他们知道我很固执,没办法说服。

我很严肃跟爸妈说过:「我自己做的所有选择,我都会自己承担所有的后果,请让我选择我想走的路」。

我平时很节省,衣服很少买,对化妆品也没有任何喜好,唯一舍得花钱的就是旅行。因为对于女生,视野比其他东西都重要。我为什么不愿意回英德,甚至回清远也不愿意,因为我觉得格局太小,我能看到的世界就是那么大,更何况大梦去阳山这个更偏远的地区呢。前年狠心让老陈去北京工作,也是因为想他视野更宽广,见识更多。如果那里空气好些,房价低些,我想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在那里落脚吧。因为我每次去北京,我都觉得世界真丰富,自己真渺小。

我知道我现在选择的路,每一条都和爸妈想要的相反方向,可是我一点都不后悔,我选的就自己走完。

多么希望大梦爸妈也能放手让她自己走,我不想大梦走了父母想要的路之后,一辈子都不快乐。父母想着为了她好,可相反却害了她一辈子。

她才22岁,还没找到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就被父母左右了人生,为何不让她多几年闯闯世界,最后再回归安稳也不迟啊。这样她才不会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