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米若水

心意有时需载体

正如生活需要仪式感一样,平时不太注重物质的我们,有时也是需要些载体去表达我们的心意,因为嘴上说的难免容易被遗忘或者有些不上心显得敷衍。

「有时」又是指什么时候呢?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现在和老陈那么远距离的异地恋,要为他庆祝生日,又岂能在微信或邮件里说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

农历七月初五,今年是8月18日,趁我还记得那些细节时,我要赶紧在这里记录下来。

一向内心力量强大的黑脸哥哥(说的是老陈),从来都不注重生日的,甚至在几年前回老家意外翻到自己的出生纸,才弄清楚自己真正的出生日期,对于我未免显得有些荒谬。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又怎么谈得上庆祝生日呢。我想,和我在一起之前的27年,都是普通日子就过了吧。

由于他生日都是靠近我们恋爱纪念日的时间的,所以在一起的两年生日前后,都因为他记错纪念日的时间让我在生他的气的。

去年他生日,恰逢我在办工作地点的调动,所以就很简单地吃了一顿大餐就当作庆祝了,我没有给他准备什么有心意的事物,为此我愧疚至今,因为我的生日他都会按我的意思用心地准备我那挑剔又高难度的礼物。

异地已让大家彼此煎熬,今年生日前一周,老陈又记错了我们在一起多少年,我本来稍微假装生一下气的,结果他越急着解释就说了越多的错话,然后一吵就是三天(这是两年来吵得最久的架了,因为我们有约定不生隔夜气,而这次异地带来的沟通障碍,让我们都陷入了最脆弱的时间),双方快要崩溃了。因为这样,我才觉得需要稍微做些事让他过个开心的生日。

其实真的没有太折腾,因为太了解对方,所以礼物还是实用、适合又带些惊喜就好。

第一份礼物是我一直想给他买的亚麻衣服,记得当时挑衣服是边吵架边哭着挑的。由于老陈较黑,所以他还是不太敢穿白色的衣服的,但是我这次抱着冒险的心态给他挑了亚麻白。担心会有不合适的,所以我选了两件。收到衣服的那天,他开心地像孩子似的在微信里喊我。有一件因为太薄会露点所以退了,正如预想的有一件合适就满意了。

第二件礼物是给他录了一首歌,这个完全是灵感所至。吵架的第三天我要去惠州听eason演唱会(本来是特意给老陈准备的,他却去不了,我也有遗憾),在车上听到电台播了一首我过去很喜欢的歌,眼泪哗啦啦地留,想想在一起那么不容易,就原谅老陈的不善言辞,对,这首歌让我决定不再生气下去,和好了。由于老陈经常要我给他唱歌我都是拒绝的,所以要不给他录首歌让他开心一下吧。

第三件礼物(本来是一件大礼物,却因准备不充分而拆分成了两件礼物),怎么说呢,好复杂,哈哈。我希望生日那天有人陪他吃顿饭,让他不那么孤单。在帝都,我能求助的只有他两个好兄弟了。生日的五天前,我就拜托了Caos,然后他很隆重地拉着XM建了个微信群,群名从「老陈的幸福生活」变「老陈敌后特工队」再变「老陈后援粉丝团」,太可爱了他们。本来我只想让他们陪老陈吃顿饭喝个小酒就好了,结果他们说要送礼物订蛋糕什么的,我一下觉得太隆重了。可盛情难却,我就说送乐纯的栗子味酸奶和约翰走路就可以了。

生日当天,我问间谍们订好了酸奶了吗,结果发现线上订不了当天的而且没有全栗子味的套装。顿时很失望,觉得有遗憾好难受。然后中午我想争取一下试试,上网找电话-一直线路忙,于是拼拼运气在公众号留言,希望能帮我实现这个特殊的配送,结果客服真的回复了问我地址,当时我快开心地跳起来了。然后我以为是让快递加急配送的,客服说是乐纯内部员工亲自送货,我受宠若惊,太感动了。是的,争取一下,或许会有奇迹;至少这次没有遗憾了。晚上的大餐、礼物和蛋糕,或许让老陈觉得幸福来得太猛烈吧。在此特别感谢两位好兄弟。

第五份礼物,尚未兑现,因为要去到北京才能亲自陪他去换眼镜。

载体虽然一点都不贵重,但是我想他一辈子都会记住这次惊喜连连的生日吧,至少我的心意他应该完全接收到了吧。

希望他的29岁,在帝都能全情投入他的「开智」,尽情「解锁」他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