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米若水

老陈不是属于我的

接着标题的下一句,老陈是属于他自己的。 前天,又有人问我为啥舍得放老陈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 从老陈去北京到现在快要20个月了,被人问及为什么同意他去北京工作也肯定超过20次了。 几乎都是固定问句: 你男朋友(现在是你老公)在哪里上班啊?(可能这是想问他在什么公司的吧) ...
Click to read more ...

人生大事,何足挂齿

忙婚宴,忙过年,忙装修,这便是这两个月操心的事了。 大家都说,结婚是人生头等大事,必定要好好张罗。 以前总以为,事事我都能自己主张繁简。真正到了这人生大事,却是如此无可奈何。 这一两年,自己也参加了好几个好友的婚礼,虽都是甜蜜浪漫的,但心里也已经想好我自己的就不必弄得如此隆重繁杂了。 ...
Click to read more ...

为什么不能自己选择想走的路

哎呀呀,上周遇到一件事,让我好想写东西的,可惜电源线偏偏这个时候坏了,昨天才等到老陈给我买的新线,小黑复活啦! 趁今晚喝了一小杯青梅酒,就跑来写东西了。 表妹大梦去年7月刚刚大学毕业,去了深圳一间国企药厂工作,一个月后觉得无趣便辞了职,去了师姐介绍的一家做跨境电商的创业公司做经理助理。辞职...
Click to read more ...

如何拯救我的懒呐

去年老陈生日时,给我买了一个域名。我开始兴致勃勃地想用博客记录很多我的思绪。 甚至看到什么想写的话题我都会记下来,以后写出来。 然而,一个月后,妈妈生重病,我在医院照顾了她一个月,后续为妈妈的病也经常奔波于广州英德和珠海,很长半年时间都在担心着妈妈的身体情况以及到处找医生希望找到最好的治疗...
Click to read more ...